以糖代酒

不定期消失.

【莱穆】合作愉快 1

有一个有点想写的系列,文弱尽量写(。
特工Paro。
手机发的,希望格式没问题_(:з」∠)_



*


“其实在你之前,我还真没有和哪个出外勤的家伙一起干过活,我比较喜欢单打独斗。”



Lewandowski说话的这会儿,正好是他和Müller按照上级要求顺利拿到失窃的硬盘,完美完成任务的时候。他是开车的那一个,眼角余光里只看见Müller一脸放松地把脚翘高架在仪表盘上,顺便还就着这个姿势伸了一个高难度的懒腰。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地说起这么一个话题,对于两个不同国籍,在国际部任职还不到半年的菜鸟,他们互相成为对方的搭档还不到三个月,讨论彼此的过往似乎有些冒险,在组成跨国搭档之前,他的确被很多波兰当局的前辈告诫过,少说点话埋头做事就是最稳妥的。



但是Müller并不会这样。他十分健谈。Lawandowski能够如此精准地给他的搭档下定义,那是因为他不止一次看见Muller还处于紧急任务中时就这么愉快地和酒店前台的漂亮姑娘聊了起来,又或者是在公交车上和身边提着一篮子新鲜蔬菜的老太太交谈起西红柿应该怎么正确种植,甚至是当他们蹑手蹑脚地走在化工厂屋顶的时候,Müller低声问他有没有做有关这个城市旅游的攻略,有没有什么必须一看的景色。



不过健谈倒也不是什么坏事,Lewandowski不置可否地想着,相比起性格是藏着掖着的生死搭档,还是光明磊落的人更让人放心和信任。何况Müller向来都很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不过这也不是我的本意啦不过按照我上司的话说我需要有——Robert,你在听吗?”Müller微微提高了一点嗓音。



Lewandowski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抱歉,”他带着歉意说道,踩下刹车进入一个隧道,“你能再说一遍吗。”



“你走神了。”Müller说的是一个肯定句,不过他的脸上倒没有什么不耐的神色,“我是说,我的上司们都认为我还是和别人合作的好,而事实证明,我确实在人际交往上是一把好手,没有什么适合不了的。”



Lewandowski发誓他真的听出了Müller最后一句话里的一点儿骄傲,所以他配合地笑了起来,“是啊。”


*



“FCB25报告,进入最后一个需要考察的大楼。”Müller示意Lewandowski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从黑色的面包车上下来,Lewandowski手里还拿着那个面包袋子,他们两人的早餐。



“等……等一下。”Lewandowski手慢脚乱地把乳酪塔从纸袋里拿出来三口并作两口吞进肚子里。接着他一抬头,就看见Müller一脸吃惊地望着他。



“……”他费力咽下还塞在两颊的食物,“早饭没吃,太饿了。”
“你确定你不想吃点东西吗?”Lewandowski紧走了几步跟上Müller,扬了扬手里的袋子。



他看见Müller先是摇了摇头,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老实说,我想念慕尼黑的香肠和白吐司。”



Lewandowski觉得Müller似乎没有回答到他的问题。不过他怕是无法赞同这个土生土长的巴伐利亚人的想法的,在他看来,无论是淋上哪种酱汁的总会热气腾腾的意面怎么看都会比那些摆在惨白餐盘里好像没有一点儿温度的香肠来的美味。



这是他们在都灵的第二个星期。按照计划,如果目标再不出现那么他们就不会再在这里多作停留了,那么他们此刻的工作将暂告一个段落,任务也将会由别的特工们接手,他们可以各自领上少的可怜的几天假期回去小憩。所以从这点上看,Müller好像又算是已经回答了他的问题。Lewandowski将一口气喝完的空咖啡杯扔进路旁经过的垃圾桶里,带上眼镜从后门进入目标所在的大楼,而Müller继续往前。



“我要感谢Lahm先生,他做出来的这个眼镜真是太棒了。”Lewandowski快速走过过道,随手从一旁的办公桌上拿了一个文件夹不动声色地挡过自己的脸。


“那我也要感谢你们的爆炸钢笔,看上去很好用的样子,只是我还没有机会用上。”Müller似乎在连线的那一头轻轻的笑了一声。



“爆炸钢笔?”



“来自于你的上司的一个小礼物,很适合监听不是吗?”Müller说的话让Lewandowski有些紧张,但是听上去,Müller似乎并没有不悦。“我对于你们当局造个监听器也要造成一次性用品这样浪费的事情感到十分的痛惜。”



他夸张的说法让Lewandowski干笑了一声。



“不过,如果不说接下来的话那我会……”



Müller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突然停住了话头,Lewandowski的疑问正卡在喉头里时,Müller一句简短的话语却让他浑身都激动起来。



“发现目标了。”


TBC*

准备用爆炸钢笔和舅局里的一个梗 下一节完w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