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糖代酒

不定期消失.

【内维尔/卡拉格】当老年人使用手机的时候

→嘴炮双雄
   
真的蛮喜欢这两个老年人啊w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祝你新年快乐。我也不知道这是个啥脑洞,总之它 很诡异(。
        
有多诡异呢…就是我写完之后都get不到自己当初想到的那个脑洞的萌点了(°ー°〃)
    
这一切真的 好OOC 好狗血 好……
         
夹带一句话隆包←
    
      
    
        
*
        “我做了一个噩梦,”
   
    
        卡拉格收到这条来自内维尔的短信时,正在家里试戴几条新领带。那是杰拉德前段时间来拜访时留下的,说是为了庆祝他和内维尔分道扬镳的礼物。
     
     
        “说不定今年你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哦,”杰拉德这样说着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你能更加自如地运用高级词汇多写些书面语。”
    
   
        卡拉格听完下半句话感觉有些变味。“和加里的一起交稿的时候总是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新来的对业务完全陌生的外国佬——整个办公室全都倒向了他。”
    
     
        “但是哈维才不会这样,他现在连德语都会一点了。”杰拉德反驳道,卡拉格叹了口气,打定主意忽略他神奇的脑回路,什么“外国人”就等于“哈维阿隆索”的逻辑,简直一团狗屎。
    
      
        “那么,以后你千万别去西班牙定居,毕竟那里有满大街的‘哈维’。”
     
     
         虽然卡拉格听上去足够真诚但还是让杰拉德赏了个白眼。
    
    
        话题扯远了。
     
    
        句末那个大大的“,”真是让人想忽视都难,卡拉格换好那条有波点的领带后,再次拿起手机,内维尔没有再发短信过来,这就意味着没有一个句号来代替这个讨人厌的“,”。
    
   
        说实话,这真的不像内维尔,那个平时看他稿件时连标点都不放过的人。“我觉得你这里还是用顿号吧。”诸如此类。
     
       
          卡拉格无奖竞猜他是欲言又止。他斟酌了一小下,差不多15秒那样,回了一条。
    
     
         “梦见利物浦5:0击败曼联吗?拜托,那是一个极佳的梦。”
    
     
          内维尔回的倒是很快,“你就想吧!梦和现实总是反的。”
     
      
        卡拉格撇了撇嘴,后悔自己挑起了这么个话题,而且内维尔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上的滥用缩写的这个毛病看得他眼花。
     
       
         “既然你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是什么?”
      
      
         “梦见这个赛季没教完就被俱乐部辞退而且他们告诉我下一个继任者是你。”
     
         好吧。
     
    
         卡拉格大脑当机了三秒。这也是有够荒谬的。
    
       
        “相信你也觉得很荒谬,不是吗?”内维尔接着又发了一条短信,卡拉格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点了点头,难得的和内维尔想法一致。
     
     
        “好吧。所以,为什么是我?”
      
      
        “他们说他们喜欢你在场上的大嗓门。”
    
      
        苍天有眼。卡拉格抱着手机像个傻大个一样倒在床上大笑起来。
     
     
         “哦,这说明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我一样。”有着纯天然振奋人心的大嗓门。
     
    
         “拉倒吧。”
      
       
         “哟哟哟,哪里来的酸味,有什么东西馊了吗?”
    
     
        两人就这么没什么营养地用手机你来我往地战了两三个回合,顺带嘲讽了一下对方的主队,还各自抒发了一下对下一场双红会的展望。卡拉格扯下最后一条领带,把他们卷好收进柜子里。
      
    
        “不过说真的,我感觉我几个月之后就能回伦敦了。”
    
      
       卡拉格默默地把对话框里已经打好的“你个曼联佬”删去,开始思索起怎么安慰一下远在西班牙内心受伤的老年人。
       
       
        这个赛季的战绩真的……不尽如人意。诚然他感觉到了内维尔的努力,却好像无济于事。
     
     
        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要安慰内维尔的想法。是谁前面还在一点也不客气的评论了利物浦的前一场联赛?这个永远都是不能够忍受的。
     
     
         但是他又莫名地希望内维尔这个老狐狸能够执教瓦伦西亚久一点,无论是在……何种层面上。
     
     
        毕竟他还是想当一周足球夜里资历最老的主持人,而年终奖金的诱惑也一如既往地在。
    
    
         “放宽心,成绩会上去的吧,何况我是怎么也不会接你的烂摊子的。”卡拉格说的是实话,他对XX队主教练这个头衔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本来还想说一些祝福的话,但是想到这个赛季初他祝福了曼联好几场比赛之后——曼联都在肉眼以可见的速度成绩下滑——上帝啊,他真的很想拿今年天空体育的年终奖金。
      
      
         那是对他辛辛苦苦工作一年的最好的认可吧。
     
    
         卡拉格胡思乱想之际,内维尔发来了一个“;)”。
      
     
         好吧,这个诡异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他妈妈在和他聊天时都不会用。
     
    
        卡拉格扫了一眼前面的对话。
    
    
        他把那句关于年终奖的抱怨给发出去了。
    
    
        哦。
   
   
        这下只能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多想了。
    
    
        卡拉格面容僵硬地准备把手机锁屏,内维尔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友善提醒:赶紧去买一本牛津词典吧。”
    
    
          哦。
    
   
Fin

评论(4)

热度(14)